第五琦
第五琦,唐朝理财家。字禹珪,京兆长安(今陕西西安)人。少以吏干进。天宝元年为陕郡太守韦坚从事,五载坚得罪,坐贬官。十三载为须江丞。十五载任北海录事参军,十月谒肃宗于彭原行在,请收江淮财赋,拜监察御史、江淮租庸使,寻加山南等五道度支使。乾元元年加度支郎中,兼御史中丞,创榷盐法。迁户部侍郎,专判度支,领诸道转运盐铁等使。二年以本官同中书门下平章事。以铸一当五十钱,致物价腾踊,饿馑相望,十一月贬忠州长史。三年为人诬告受贿,流夷州。宝应元年起为朗州刺史,甚有能政,入为太子宾客。广德元年代宗幸陕,关内副元帅郭子仪请为粮料使,兼关内元帅副使。改京兆尹,二年改户部侍郎判度支,兼诸道盐铁转运等使,七月又兼京兆尹。大历元年与刘晏分理财赋。五年坐与鱼朝恩善,贬括州刺史。八年改饶州刺史,十三年改湖州刺史。十四年召为太子宾客。建中三年八月卒,年七十,一说七十一。

生平年表

第五琦,字珪,京兆长安(今陕西西安)人。少以吏干进。

天宝元年为陕郡太守韦坚从事,五载坚得罪,坐贬官。

天宝十三载为须江丞。

天宝十五载任北海录事参军,10月谒肃宗于彭原行在,请收江淮财赋,拜监察御史、江淮租庸使,寻加山南等五道度支使。

乾元元年加度支郎中,兼御史中丞,创榷盐法。迁户部侍郎,专判度支,领诸道转运盐铁等使。

乾元二年以本官同中书门下平章事。以铸一当五十钱,致物价腾踊,饿馑相望,11月贬忠州长史。

乾元三年为人诬告受贿,流夷州。

宝应元年起为朗州刺史,甚有能政,入为太子宾客。

广德元年代宗幸陕,关内副元帅郭子仪聘请为粮料使,兼关内元帅副使。改任京兆尹。

广德二年改户部侍郎判度支,兼诸道盐铁转运等使,7月又兼京兆尹。

大历元年与刘晏分理财赋。

大历五年因鱼朝恩案受牵连,贬括州刺史。

大历八年改饶州刺史,

大历十三年改湖州刺史。

大历十四年召为太子宾客。

建中三年(公元782)8月卒,年70岁,一说71岁。

颇有诗名

琦工诗。独孤及称其《送丘郎中》两诗,词清兴深,常情所不及。阴天闻断雁,夜浦送归人,隽丽闲远之外,文句窈窕凄恻。《送梁侍御》六韵,清丽妍雅,妙绝今时,掩映风骚,吟讽不足。”(《与第五相公书》)全唐诗》卷七九五存其诗二句,《唐文拾遗》卷二二存其文二篇。生平见《旧唐书》卷一二三、《新唐书》卷一四九本传。

史书记载

旧唐书《第五琦传》

第五琦,京兆长安人。少孤,事兄华,敬顺过人。及长,有吏才,以富国强兵之术自任。天宝初,事韦坚,坚败贬官。累至须江丞,时太守贺兰进明甚重之。会安禄山反,进明迁北海郡太守,奏琦为录事参军。禄山已陷河间、信都等五郡,进明未有战功,玄宗大怒,遣中使封刀促之,曰:收地不得,即斩进明之首。进明惶惧,莫知所出,琦乃劝令厚以财帛募勇敢士,出奇力战,遂收所陷之郡。令琦奏事,至蜀中,琦得谒见,奏言:方今之急在兵,兵之强弱在赋,赋之所出,江淮居多。若假臣职任,使济军须,臣能使赏给之资,不劳圣虑。玄宗大喜,即日拜监察御史,勾当江淮租庸使。寻拜殿中侍御史。寻加山南等五道度支使,促办应卒,事无违阙。迁司金郎中、兼御史中丞,使如故。于是创立盐法,就山海井灶收榷其盐,官置吏出粜。其旧业户并浮人愿为业者,免其杂徭,隶盐铁使,盗煮私市罪有差。百姓除租庸外,无得横赋,人不益税而上用以饶。迁户部侍郎、兼御史丞,专判度支,领河南等道支度都勾当转运租庸盐铁铸钱、司农太府出纳、山南东西江西淮南馆驿等使。

乾元二年,以本官加同中书门下平章事。初,琦以国用未足,币重货轻,乃请铸乾元重宝钱,以一当十行用之。及作相,又请更铸重轮乾元钱,一当五十,与乾元钱及开元通宝钱三品并行。既而谷价腾贵,饿殣死亡,枕藉道路,又盗铸争起,中外皆以琦变法之弊,封奏日闻。乾元二年十月,贬忠州长史,既在道,有告琦受人黄金二百两者,遣御史刘期光追按之。琦对曰:二百两金十三斤重,忝为宰相,不可自持。若其付受有凭,即请准法科罪。期光以为此是琦伏罪也,遽奏之,请除名,配流夷州,驰驿发遣,仍差纲领送至彼。宝应初,起为朗州刺史,甚有能政,入迁太子宾客。属吐蕃寇陷京师,代宗幸陕,关内副元帅郭子仪请琦为粮料使、兼御史大夫,充关内元帅副使。未几,改京兆尹。车驾克复,专判度支,兼诸道铸钱盐铁转运常平等使。累封扶风郡公。又加京兆尹,改户部侍郎,判度支。前后领财赋十余年。鱼朝恩伏诛,琦坐与款狎,出为处州刺史,历饶、湖二州。入为太子宾客、东都留司。上以其材,将复任用,召还京师,信宿而卒,年七十,赠太子少保。

子峰,峰妇郑氏女,皆以孝著,旌表其门。


        新唐书《第五琦传》

第五琦,字珪,京兆长安人。少以吏干进,颇能言强国富民术。天宝中,事韦坚。坚败,不得调。久之,为须江丞,太守贺兰进明才之。安禄山反,进明徙北海,奏琦为录事参军事。时贼已陷河间、信都,进明未战,玄宗怒,遣使封刀趣之,曰:不亟进兵,即斩首。进明惧,不知所出。琦劝厚以财募勇士,出贼不意。如其计,复收所陷郡。

肃宗驻彭原,进明遣琦奏事,既谒见,即陈:今之急在兵,兵强弱在赋,赋所出以江淮为渊。若假臣一职,请悉东南宝赀,飞饷函、洛,惟陛下命。帝悦,拜监察御史、句当江淮租庸使。迁司虞员外郎、河南等五道支度使。迁司金郎中,兼侍御史、诸道盐铁铸钱使。盐铁名使,自琦始。进度支郎中,兼御史中丞。当军兴,随事趣办,人不益赋而用以饶,于是迁户部侍郎、判度支,河南等道支度、转运、租庸、盐铁、铸钱、司农、太府出纳、山南东西、江西、淮南馆驿等使。干元二年,进同中书门下平章事。

初,琦请铸干元重宝钱,以一代十。既当国,又铸重规,一代五十。会物价腾踊,饿馑相望,议者以为非是,诏贬忠州长史。会有告琦纳金者,遣御史驰按,琦辞曰:位宰相,可自持金邪?若付受有状,请归罪有司。御史不晓,以为具服,狱上之,遂长流夷州。

宝应初,起为朗州刺史,有异政,拜太子宾客。吐蕃盗京师,郭子仪表为粮料使,兼御史大夫、关内元帅副使。改京兆尹。俄加判度支、铸钱、盐铁、转运、常平等使。累封扶风郡公。复以户部侍郎兼京兆尹。坐与鱼朝恩善,贬括州刺史。徙饶、湖二州。复为太子宾客、东都留守。德宗素闻其才,将复用,召之。会卒,年七十一,赠太子少保。子峰、妇郑,皆以孝着,表阙于门。